您的位置:首页  媒体

【中国中医药报】敦煌吐鲁番医学研究有了新证据 

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了南京中医药大学博士生导师沈澍农教授花费30年心血编纂的《敦煌吐鲁番医药文献新辑录》。该书选取了现存于法国、英国、俄国、日本、德国,且具有相对完整医药内容的106个卷号进行整理、校注,全书120万字,涉及文献200多种,采用图文并行对照形式出版。

该书真实地反映了我国隋唐五代时期的医药成就,也丰富了当代人对于中医学史的认识。敦煌医药卷子在有限的文献资料总量中,保存了一些古老的医药学认识和医术。敦煌吐鲁番医药文献中包含着多种首次发现且未见传世的医书,许多在隋唐史志中也未有记载。其中,部分文献的问世,为今人的研究提供了新的证据,解决了中医学界一些仍有争议的问题。

敦煌和吐鲁番是古老的丝绸之路上的重镇。100多年前,从敦煌藏经洞和吐鲁番地区出土了大量珍贵文献,其中包含医药文献200多种,是历次出土中医药文献中最大宗的一批。敦煌吐鲁番医药文献广泛涉及中医基础理论与临床诊疗,对于中医药学术研究具有极为重要的价值。但是,由于敦煌吐鲁番原始文物大部分在百年前被外国人骗购、掠走,研究起来十分困难。国内中医学界关于敦煌吐鲁番医药的研究到上世纪80年代末才开始兴起。

敦煌吐鲁番文献分散收藏在多个国家,收集极为不易;早先的研究因当时俄藏卷子图片还未公布,故研究对象以法国藏卷和英国藏卷为主,相关卷子包括一些涉医文献仅有80多种;敦煌文献以纸卷抄本为主,由于年代久远和保管不佳,相关信息记载不完善,纸卷多有残破,不少卷子残缺断裂,需要加以缀合;敦煌文献卷子书写多用俗字,又使用了多种后世少见的符号标记,因而整理和辨识难度很大。由于研究方面的种种困难,所以早先虽有一些学者先后作了相关研究,但遗留问题还不少。

沈澍农教授从30年前就关注敦煌医学文献的研究,开始了相关资料的调查、收集、整理、研究工作。他从文献调查爬梳入手,多方收集,发现敦煌吐鲁番医药文献有200多种,他从中精选出具有相对完整内容的106件卷子作为研究对象。早先的研究多就卷子的原始状态作研究,而未意识到有不少卷子其实是由同一卷子分离出来的,这样在整理和校录中就难免出现差误。该书将二者缀合,就正确理解了二者属性。由于不少敦煌卷子出现破损断离,对卷子加以缀合研究就成了重要的基础工作。

另外,早期研究者不太熟悉古俗字和古人的符号标记体例,加上当时研究者利用的图片主要是黑白胶片或复印件,分辨率较差,因而在文本的辨识方面有不少差错。本书研究主体基于彩色图影,校录忠实于原卷,尽量保留原卷旧文,在一些疑难字或疑难现象后用加括号释文方式予以释读,并酌情附加校注。校录和校注中,充分利用传世文献作比勘,校必有据,言必有徵,确保文本校勘的正确性;对疑难字做了精心研究,辨识了近乎全部的疑难字,纠正了不少先前的误识。与既有校录研究存在有意义的认识差别时,汇聚不同看法加以讨论,因而本书也具有会校性质。(陈正荣)

首发:

中国中医药报(2017年6月1日8版)

发布时间:2017-06-02 | 通讯员:() | 浏览次数: [ 回到顶部 | 回到新闻中心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