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媒体

【亚太日报】“我想回国当中医”——19国留学生在南京体验中医活动侧记

新华社南京6月6日电(记者陆华东)近日,来自智利、委内瑞拉、挪威、澳大利亚等19个国家的35名留学生在南京走进中医院、走进深山老林,观摩抓药、煎药、把脉针灸等传统中医技法,亲自采草药、识百草。活动结束后很多人都表达了回国当中医的愿望。

“回国后,我想到朋友的中医诊所上班,在我们国家普及中医知识,给更多的家乡人民治病。”在南京吉山采了近半天中草药的委内瑞拉留学生克劳迪欧告诉记者。

八年前,对中医感兴趣的克劳迪欧来到中国,进入南京中医药大学学习。今年即将硕士毕业的他计划回国实践他的中医梦想。

“我们委内瑞拉也有很多草药,平时也会用草药治疗疾病,但是什么草能治什么病大都依据个人经验,缺乏系统知识,应用有限。”克劳迪欧说,后来从委内瑞拉一家中医诊所那里了解到一些关于草药的系统知识,很感兴趣,于是我就想到中国来继续学习。

虽然当天天气有点热,山路也有点陡,但是克劳迪欧却时刻紧跟着南京中医药大学老师严辉,认真听老师讲解每一种草药的识别技巧、治疗功效以及采药注意事项。

吉山位于南京市江宁区,山上生长著三四百种野生中草药,从山脚下开始,几乎每走两步,便能发现不同的中草药。采药结束后,克劳迪欧饶有兴致地给记者看了一份他用手机记录的中草药名单,一共有34种,里面很多生僻的汉字他竟然都会拼写。

“平时在学校里接触到的都是加工过、晒干以后的中草药,今天看到它们原来的样子,好多都不认识,我数了数大概只认识10种左右吧。”克劳迪欧说。

跟克劳迪欧一样,31岁的挪威小伙王安文同样有一个回国做中医的愿望。王安文在南京中医药大学学习风溼病中医治疗技艺已经三年了,前两天刚刚硕士毕业,下一步他打算跟一个中国朋友在挪威合伙开中医诊所。

“我是学中医的外国人,我朋友是学西医的中国人,但他爸爸是老中医,我们俩合作可以相互借鉴,中西合璧。”王安文笑着说。

王安文对中医的“钟情”源自十年前的一次背部扭伤。“之前我也试过一些西医疗法,没什么效果。后来我妈妈就给我推荐了中医的针灸疗法,结果试了一次就好多了。”

自此以后,王安文对中医愈发着迷,开始在挪威跟着懂中医的人一起学习针灸。为了提高水准,三年前他又漂洋过海来到南京学习中医。

“我们国家很多人都相信中医。到中医诊所看病、做一些辅助治疗的人也越来越多,我相信我的中医诊所一定能办得很好。”王安文一边在老师的示范下制作中草药香囊,一边跟记者憧憬著自己中医诊所的未来。

去年刚刚来南京中医药大学攻读硕士的澳大利亚华裔郭江延已经不满足于回国当个中医了,他想把蕴涵丰富知识的中医古文献在澳大利亚普及。

“中医保健、针灸推拿在澳大利亚认同度都相当高。”郭江延说,中医传统知识的需求肯定会越来越多。

从小在澳大利亚长大的郭江延最早接触中医是因为生病,后来他又在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中医系专门学习过中医。“在学习中医的过程中,遇到一些困惑我就会去翻一翻中医典籍,慢慢地我发现好多难题在这些古文献中都有记载,于是我就想把这些好东西向世界传播,至少首先在澳大利亚吧。”

“《黄帝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这些中医古文献我都读过一点,越读越觉得中医博大精深。有些古汉语虽然读起来拗口,但是细细品味也很有意思。”郭江延说。

活动组织方、南京市秦淮区中医医院院长薛亮介绍,近年来中医在国外很受欢迎,一些国家甚至还把中医纳入了医保。“我衷心地祝愿他们的中医梦能在本国开花结果,将传统中医传播到世界各地。”(完)

首发:
亚太日报(2017年6月6日)

发布时间:2017-06-07 | 通讯员:() | 浏览次数: [ 回到顶部 | 回到新闻中心 ]
更多